醉吕洞宾画

胡天游(元)〔元代〕

碧眼朦胧,风须猎猎。一朵仙花红衬颊,瑶池宴罢九霞浆。人世已非唐日月,飙轮倚醉风泠泠。玉山恨不扶飞琼,城南老魅尔何物。捉臂返顾如叮咛,岩也睨之若螟蛉。拉乾坤之隘兮,不足供先生之高枕。杯洞庭之绿兮,不足助先生之解酲。噫!今夜酒醒何处?清风明月,一笛瑶京。

赠学正洙扶榇归真定

范梈〔元代〕

朔风吹急水,哀雁绕天鸣。送子川路远,浩荡扶神旌。少年挟高艺,求仕入皇京。祖父通籍家,蝉联及弟兄。奈何抱长痛,鞠此霜霰情。伯氏江外居,心殚慈母惊。奉命持衰来,留连镇阳城。会言襄祔事,各复东西行。生养死当葬,若为好爵婴。勖子泣血日,寡言收视营。尚爱千金躯,以保百代贞。

梁国狄文惠公新庙诗

危素〔元代〕

大江从西来,万里流汤汤。维唐社稷臣,勋业载旂常。天子在房陵,女后御明堂。晨闻牝鸡鸣,腥闻溢穹苍。猗公秉忠义,耿耿立庙廊。周旋极黾勉,论议忽慨慷。载御卷冕归,宗社奕有光。岂徒保国祚,实欲扶天常。云孙江州牧,宫庙荐烝尝。豆笾孔严洁,丝石载铿锵。再拜久屏息,低回想忠良。作歌劝臣子,百代踵遗芳。

宋君瑞存恕堂

成廷圭〔元代〕

故家独见宋先世,文采风流一儒素。向来松雪写如心,题在南堂乐居处。门前求药日纷纷,或有无钱亦持去。子孙传之将百年,积券如山不知数。君为郡马几叶孙,复戒诸郎祗存恕。九街正尔黄尘深,杯酒对面干戈侵。营营苟苟者谁子,一毫奚啻争千金。傍人笑问尔何以,平生苦自如吾心。还君此卷三叹息,坐隅自写为规箴。

春江独钓图

王恽〔元代〕

渺渺春江碧若空,一丝斜袅钓坛风。富春莫拟幽栖稳,已在君王物色中。

春江独钓图

倪瓒〔元代〕

春洲菰蒋绿,江水似空虚。望山以高咏,意钓不在鱼。

过黄陵庙

李材〔元代〕

黄陵庙前湘水绿,天寒渔郎唱巴曲。沙棠舟上月苍苍,翠蛟白蜃江茫茫。似闻清愁五十柱,万里鸿飞枫叶暮。神鸦翻舞祠门开,珠裳玉袖沾莓苔。玄猿昼啼薜萝影,赤鳞夜去芙蓉冷。北渚泪痕斑竹纹,南风哀思苍梧云。山头古桂秋露碧,山下江流岂终极。荒凉揭车杂杜衡,灵风自吹烟雾旌。轻帆晚向芳洲泊,聊荐蘋羞奠兰酌。沅有汜兮湘有沱,洞庭水落生层波,徘徊独咏骚人歌。

女史咏十八首 其三 绿珠

杨维桢〔元代〕

百斛明珠价莫加,高楼投璧璧无瑕,临春不死胭脂井。又逐降王上槛车。

送丁自南代祀嵩岳还龙虎山

凌云翰〔元代〕

泰华恒衡列四方,崧高维岳在中央。降神自昔生申甫,代祀于今轶汉唐。羽士祝釐遵典礼,鸿儒染翰作文章。遥怜蕙帐归来鹤,长向山中护草堂。

水龙吟·过黄河赏析

许有壬〔元代〕

浊波浩浩东倾,今来古往无终极。经天亘地,滔滔流出,昆仑东北。神浪狂飙,奔腾触裂,轰雷沃日。看中原形胜,千年王气。雄壮势、隆今昔。鼓茫茫万里,棹歌声、响凝空碧。壮游汗漫,山川绵邈,飘飘吟迹。我欲乘槎,直穷银汉,问津深入。唤君平一笑,谁夸汉客,取支机石。

译文注释
昆仑:昆仑山,在今新疆。
王:同“旺”。
隆:盛。
鼓:敲打船舷。屈原《渔父》:“渔父莞尔而笑,鼓而去。”
汗漫:广阔无边。
绵邈:广泛无边、广远。
乘槎:《荆楚岁时纪》载:“张华《博物志》云:汉武帝令张骞穷河源,乘槎经月遇织女、牛郎之故事。
鉴赏

上片落笔先写黄河浊流波涛滚滚,向东流去,永无休止。从空间上写气势之大,从时间上写其存在之久。二者合璧构成动人心魄的自然景观。气魄宏大,雄浑恣肆,为全词定调。“经天亘地”六句,从黄河的源头昆仑写起,黄河从昆仑发轫,横亘于天地之间,狂飚巨浪,激越澎湃,轰鸣震天,六句写尽黄河声威。以下由写景转入人事,黄河流经中原,哺育中原,使中原旺气长存。黄河的声势象征了元朝的国势。当时正是元朝鼎盛时期,词人由黄河的壮阔而想到国家的强大,情景相融,不仅加深描写的力度,而且也符合特定的政治环境和人物心态。

下片转向对“过黄河”的描写。黄河的气势,振奋了渡河人的心胸,因此在渡河时神采飞扬,慷慨激越,扣舷高歌,歌声“响凝空碧”,透出了词人内心蕴蓄的豪情。“壮游”三句抒写自己壮游天下的雄心,由黄河之壮美联想到祖国河山之壮丽,激发了词人想要历尽祖国名山大川,饱览天下胜境,随处吟咏的愿望。下文还进一步写出他想像汉代张骞一样,乘槎追寻黄河源头,遨游银河,在壮游之中又融进浪漫成分,在浪漫想象的传说故事的基础上进一步抒写“过黄河”的激情豪兴。乘浮槎究河源,是对上片黄河源头的照应,上下一气,首尾照应,用“我欲”、“谁夸”领起,是词人主观意识的体现,总揽全文。全词把黄河雄壮的气势和自己的豪迈胸襟互相渗透,妙合无隙,风格雄浑闳肆,气势磅礴。▲

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。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下一页 上一页 / 611页
形式
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 本站非赢利组织,为个人网站,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和交流,如无意间侵权,请联系告知,立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