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建小学韵呈赵求仁使君

刘黻〔宋代〕

黉舍临溪静最安,朋来俊少共窥斑。能知格物如星秤,即是程门第一关。

喻时

王建〔唐代〕

去者如弊帷,来者如新衣。鲜华非久长,色落还弃遗。讵知行者夭,岂悟壮者衰。区区未死间,回面相是非。好闻苦不乐,好视忽生疵。乃明万物情,皆逐人心移。古今尽如此,达士将何为。

求友

王建〔唐代〕

鉴形须明镜,疗疾须良医。若无傍人见,形疾安自知。世路薄言行,学成弃其师。每怀一饭恩,不重劝勉词。斅学既不诚,朋友道日亏。遂作名利交,四海争奔驰。常慕正直人,生死不相离。苟能成我身,甘与僮仆随。我言彼当信,彼道我无疑。针药及病源,以石投深池。终朝举善道,敬爱当行之。纵令误所见,亦贵本相规。不求立名声,所贵去瑕玼.各愿贻子孙,永为后世资。

宿开建江上怀闽中故人

蓝智〔明代〕

东风袅袅泛鸥波,倚棹汀洲近薜萝。江上流莺疏雨歇,天涯芳草落花多。暮云尚隔苍梧野,秋兴空怀《白苎歌》。离别不堪频怅望,美人南国意如何。

即事寄山中故人

吴颖芳〔清代〕

莎排绿镞如绣铜,秋深原野生素空。百年匪遥直鹑鷇,我怀悠悠天地中,落日清红照华发,沈吟坐看孤云没。老松屋顶吹天箫,苦竹篱边侵凉月。白水环城淡若扫,无人行地风吟草。西南古翠一峨天,岑寂幽人卧春老。

九江旅夜寄山中故人

伍乔〔五代〕

弱柳风高远漏沈,坐来难便息愁吟。江城雪尽寒犹在,客舍灯孤夜正深。尘土积年粘旅服,关山无处寄归心。此时遥羡闲眠侣,静掩云扉卧一林。

秋社寄山中故人

谢翱〔宋代〕

燕子来时人送客,不堪离别泪沾衣。如今为客秋风里,更向人家送燕归。

及第后寄广陵故人

章孝标〔唐代〕

及第全胜十改官,金汤镀了出长安。 马头渐入扬州郭,为报时人洗眼看。

及第后寄长安故人赏析

杜牧〔唐代〕

东都放榜未花开,三十三人走马回。秦地少年多酿酒,已将春色入关来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放榜的时候,洛阳的花儿还未绽开,榜上三十三位及第者都骑马向长安进发。
关中的少年朋友们,你们多准备美酒吧,我们很快就会把春色带进关内来。

注释
东都:唐代以洛阳为东都。唐文宗大和二年(828年)春的科举考试在此举行。
三十三人:指这一年进士科登第共三十三人。
秦地:指今陕西一带。此代指唐京城长安。
酿酒:一作“办酒”。
春色:既指春光,又指通过吏部关试的喜讯。唐时进士及第后,必须过吏部关试,方取得入仕资格。
关:这里同时指关试和函谷关。▲

参考资料:

1、 吴在庆撰.杜牧诗文选评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2年10月:20
赏析

“东都放榜未花开,三十三人走马回。”大和二年这次考进士在东都洛阳举行,一共录取了三十三人,所以首句说“东都放榜”,次句说“三十三人”。唐代考进士在正月,二月放榜,洛阳花还未开,所以“放榜未花开”。考中的人按惯例要骑马游行,以示荣耀,所以三十三人都“走马回”。“走马回”,就是孟郊《登科后》诗中所写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的意思,但孟诗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,杜诗里此时的洛阳却连花还未开。洛阳花在唐诗中多指牡丹,二月的时候牡丹自然没开,至于别的花,恐怕还不在诗人的眼中。“未花开”将情绪稍作压抑,为三、四句蓄势。

“秦地少年多酿酒,已将春色入关来。”“秦地少年”指的就是题目中的“长安故人”。“关”和“春色”此处都有双关意。“关”既指潼关,也指关试。潼关是从洛阳到长安的必经之路。进士及第后称为“新及第进士”,还要到长安吏部去应关试,通过后才能做官,雁塔题名、曲江宴等也都要在关试之后。杜牧要到长安去应关试,因此“关”便双关潼关与关试。通过关试,登记人选,谓之春关。唐御史中丞韩仪有个朋友要考关试,他做了一首《知闻近过关试仪》诗:“短行纳了付三铨,休把新衔恼必先。今日便称前进士,好留春色与明年。”所以“春色”既指大自然的春色,也指顺利通过关试。“秦地少年多酿酒,已将春色入关来。”意思是嘱咐朋友们多准备酒,因为他已经要经潼关到长安,马上就能通过关试,带来无尽春色了。这是志在必得,让朋友们提前准备为他庆祝的意思。

东都“未花开”,诗人却自信已带将春色入关来,一派意气风发的潇洒豪情,可见诗人的自我期许之高。杜牧家学渊源,“第中无一物,万卷书满堂。家集二百编,上下驰皇王。”又自幼勤学,抱负远大,眼界奇高,“于治乱兴亡之迹,财赋兵甲之事,地形之险易远近,古人之长短得失”无不精通于心。明胡震亨在《唐音癸签》卷二十五中评论:“杜牧之门第既高,神颖复隽,感慨时事,条划率中机宜,居然具宰相作略。....牧之后,诗人擅经国誉望者概少,唐人材益寥落不振矣。”清全祖望称他为“唐长庆以后第一人”,才略不在贾谊之下。可见杜牧的自信不是狂妄,而是有自身实力做保障的。

杜牧到长安之后恰好赶上制举。唐朝科举分常科和制举。常科每年举行,包括明经、进士等数十种科目,制举是用以选拔非常之才的特殊考试,不是每年都有,而是临时设置,由皇帝亲自主持。杜牧在大和二年三月考中了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。在同一年中接连进士及第、制策登科,这是很难得的。杜牧在《赠终南兰若僧》一诗中写:“两枝仙桂一时芳。”指的就是这件事。孟荣《本事诗》中说他:“弱冠成名...制策登科,名振京邑。”结合杜牧的出色成绩,他在此诗中所表现出的高昂志气,就更好理解了。刘熙载在《艺概》卷二中说杜牧的诗“雄姿英发”“无窠白”,杜牧不仅是诗文雄姿英发,不落窠臼,人亦如诗,英姿俊爽,俊迈不羁,千载之下,犹令人向往其风采。▲

参考资料:

1、 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.杜牧诗文鉴赏辞典:上海辞书出版社,2016.12:84-86
创作背景

  唐文宗太和二年(828年),杜牧在洛阳参加进士考试。就在这一年中了第五名进士,当时他才26岁。唐代科举制度,及第的进士还要到吏部参加另一次考试——关试,录取后才能得到官职,因此杜牧中进士后立即赴长安准备关试,这时他写了这首七言绝句。

游禅林寺

张弋〔宋代〕

寺置萧梁曾识少,今朝藓磴始经过。天低落日江湖远,烟冷风清竹树多。虫引翠禽行坏屋,马惊白犬吠悬萝。一僧九十形容古,岩下逢予忽浩歌。

下一页 上一页 / 10042页
形式
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 本站非赢利组织,为个人网站,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和交流,如无意间侵权,请联系告知,立马删除。